音乐

爱一个人太深容易醉,恨一个人太久心会碎

LensNews

马頔:皆非

如果说这是一封自己的独白,不如说这是蝴蝶君的一封给爱人的信,我们一起来听听吧。

我一直都过得特别理性,每做一件事恨不能拿把尺子把误差减小到零。说好了是会审时度势,往坏了说就是耍小聪明,大亏吃不了,但是肯定兜着什么隐患。

我做了二十多年的利己主义者,只因为对谁好都是无可丈量的东西。我摔过一次,无论如何不想再摔死在同一个地方。

于是貌似开始走偏了。总觉得自己强大起来就不用依附在别人身上。

并且在这种模式的推动下,渐渐独立的过分。不轻易闹脾气,真的生气会采取辩论的方式让别人认同才罢休。那个时候是不管侃侃而谈的自己多么不讨人喜欢的。

被我吸引的人总会告诉我,你跟其他女孩儿不一样。

当然不一样,桀骜不驯才有征服的快感。古时候的帝王不也希望自己驯服最烈的马,喝最烈的酒,怀里最好再拥着最销魂的美人儿。

但爱一个人太深容易醉,恨一个人太久心会碎。我大概把自己当成了披荆斩棘的将军,忘记了我该是儿女情长的模样。

我又是固执的,只要是我看上的,便是这世界上最好的。即使全世界跟我说他不好,我也拥护他。如果没有入眼,即使都骂我狼心狗肺不识好歹,我还是梗着脖子不去讨好。

这些年,脾气渐渐磨平,唯独对爱人这份执念,一直没有变过。但你若要问喜欢什么样的人,我总是说不出。

喜欢又是如何可以仔细说清楚的,即使是紫霞,也只知道她的意中人会踩着七彩祥云来娶他,长了满脸毛还是她的英雄。所以我列不出条件,有的时候,只需要聊聊天,感受一下在同一个空间两个人的气场是不是温柔安稳,便知道他是不是那个人。

所以,我一直在找我的同类,并且轻易放弃一些人,我知道这种果断的伤心不会太久,刺得精准才能好的彻底。

要走出一个人的世界很难,要走进一个世界也不容易。因为穿了不合脚的鞋子,就害怕再把脚伸进那些漂亮鞋子里。

我花了很长很长的时间,才确定可以开始了。是了,那就是他。

有人说,要是捧着他的脸,吻了好久好久怎么也不想停止,那这就是真爱了吧。

我能感觉到一样的感觉,所以我抓住了。谁勇敢的多一些呢,我想我们都跨出了自己曾经以为跨不出的那一步。

我享受那种为对方蜕变的更好的样子,我还是我,但是我因为你变得比我还要好。

我有太久没有被人好好照顾过了,我也不记得被自己爱的人放在心尖上是什么样子。

因为我是一个弹性很够的人,你对我好,我对你好,你对我不好,我试着慢慢减轻对你的好,再尝试对自己更好。所以当你觉得我自私的时候,肯定是你先出什么问题了。

作为一个很好的学习者,我需要的是一个老师,去教我更好的爱上爱情。或者是一个旗鼓相当的学习者,跟我一起开启学霸模式。

以前一直觉得爱是没有界限的一件事情,现在逐渐发现精神上的共鸣很重要。

好比一个人喜欢旅行,一个人喜欢安静的看书。一个人喜欢玩游戏,一个人喜欢看韩剧。并不是绝对地说这种模式一定死。只是总要有一些交集。

你可以有你喜欢的事,我也可以有我独立的爱好,我们互不干涉,但是两个圆一定要有一部分是相交的。那是互相理解的部分,没有这个部分,大多数人会逐渐变成对方眼里沉默的人。

沉默是最可怕的。比吵架更要杀死爱。

而他对我很好,“其实一个女孩子不需要会那么多啊,我来做就可以了。”

我有了惊喜,有了被重视,有了被呵护,重新有了听到对方的声音嘴角会上扬的时刻和每天讲到说不完的话。有了一起规划的未来。

其实,这本来就是爱情该有的样子,我只是固步自封了太久,差点忘记了而已。

大概面对你,我才终于找回自己。

谢谢你,再一次阻止我走那条刀锋淋淋的老路。

谢谢你,等我。

谢谢你,比我更勇敢。

谢谢你,敢和我相爱。

(2)

本文由 有意思吧 作者:老王 发表,转载请注明来源!

LensNews

热评文章

发表评论